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成人小说 > 长篇连载
  第10章、大叔你吹牛

  下午,彭向明再次来到音乐学院。
  
  他定还是给三首歌做一下后期处理,这是赵明芳建议的。
  
  其实不做后期也足出色了,一般人根本听不出什么瑕疵。
  
  可没准《三国》的导演就是那么专业呢?或者导演虽然不怎么懂音乐,但是已经找好了专业的配乐师呢?
  
  抢人家饭碗还不得使劲挑刺?
  
  依旧在上次那间录音室,杜鹏飞很爽快,一听是彭向明要用,二话没说就把钥匙给赵明芳了,赵明芳以前做过音乐后期处理,所以也没请外人忙。
  
  赵建元呆了不到五分钟就走了,明显他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。
  
  彭向明在他走了之后立刻把门反锁了。
  
  然后就孤男寡女……一间密室。
  
  赵明芳今天打扮的很吸睛,上身一件浅灰色薄毛衣,柔软而贴身,把她最美好的曲线勾勒的恰到好处,下身是件藏青色短裙,腿上是肉色的保暖裤袜,看上去毫不显臃肿。
  
  整个人看上去极像大公司的白领丽人,香喷喷的,曼妙玲珑呈现出一道诱人的S曲线。
  
  彭向明忍不住在她翘臀上捏了一把,弹性十足,手感极佳!
  
  赵明芳嗔怪地看他一眼,没有闪躲。
  
  彭向明也会心一笑,坐在电脑前的老板椅上,把赵明芳拉过来坐在自己腿上。
  
  “元儿怎么今天没来?”赵明芳把电脑打开,一边随口问道。
  
  “昨天还说要来的,今天上午突然说要去三国剧组报到,就没来。”
  
  “她通过面试了?”
  
  “不知道,前几天她还说自己面试被淘汰了。”
  
  “哎……姐夫……你别老拿那东西戳我,人家还要给你干活呢。”
  
  赵明芳面带春红,抬起了屁股,稍稍远离了那个不安分的东西,手上丝毫不乱,操作鼠标,把U盘里的三首歌复制到了桌面上。
  
  彭向明对后期处理完全不懂,双手环她的腰,看她眼花缭乱的操作:什么音轨波形图,什么消除噪音,什么调整压限……
  
  然后看她一边修改各种参数,一边反复地试听效果……
  
  然后他也觉得……挺聊的。
  
  彭向明忍不住把手伸进她毛衣里,鼓捣了一会儿就把胸罩解了下来,扔在旁边的电脑桌上。
  
  隔毛衣摸女人的乳房感觉非常棒,尤其是没有了影响手感的钢丝圈,硕大的奶子软绵绵、滑溜溜的,在手心还不停地跳动,顶端的小奶头在毛衣摩擦几下很快就硬了。
  
  “姐夫……别……别闹啊,你摸的人家难受死了。”
  
  “那你下面的小妹妹难受不?”彭向明坏笑道。
  
  说,一把将她的裤袜拉了下来,露出白白的屁股。
  
  “哎呀……你还真搞啊……这可是教室呢,万一被人……”赵明芳大惊失色,一把捞住自己的裤袜。
  
  “门我都锁好了……”
  
  “钥匙又不就这一把……好姐夫,你让我先把活干完……”
  
  赵明芳颤声音求饶,前天晚上春风几度,昨天她躺床上歇了一天才缓过劲来,此时只是想想腿就软了。
  
  “可我忍不住怎么办?你让我放进去,我保证在里面不动,不影响你工作。”彭向明腆脸道。
  
  这怎么可能不影响?
  
  赵明芳小心地放下身子,立刻觉得一根软中带硬的“庞然大物”顶在了她两腿间的方寸之地,那流氓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把裤子都脱了。
  
  蘑菇头只浅浅地探进一点,感觉里面还不是很湿,于是就在洞口磨了起来,贴她饱满的肉缝来回蹭。
  
  这就是你的你“保证不动”?比插进去还难受呢!
  
  赵明芳努力盯屏幕,听耳机里的音乐声,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同时夹紧双腿,收腹提肛,不让那坏家伙得逞。
  
  “啊……”终于她还是没忍住,腿一软那大家伙哧溜一声“坐”了进去半截,想挣扎一下被越陷越深,很快就把她里面塞得满满的。
  
  然后,彭向明竟然就……真的不动了,伸手探进她毛衣里,抓住了那两团饱满,捏面团似的搓揉把玩起来。
  
  “聚散皆是缘哪,离合总关情……”
  
  算了,听不下去了。
  
  赵明芳感觉下面像是爬了数的蚂蚁,又酸又麻又痒——不信你张大嘴三分钟不动试试?
  
  这流氓,不动比动还教人难受呢,尤其是她还并腿,感觉那东西都戳到自己心窝底了,自己的屁股还没坐到他大腿呢,这丫也太长了!
  
  索性把耳机摘下来扔到一边,不干了。
  
  她把裤袜脱掉,然后分开了双腿,这下体的压力会轻一些,感觉也更加舒服了许多,彭向明则把两腿并拢,让她的腿可以分开跨在他两侧,然后屁股落下一坐到底。
  
  “啊……”赵明芳不由自主的一个颤音,也听不出来到底痛苦还是舒爽,反正她身体向后一倒,完全软在了彭向明怀里。
  
  彭向明感觉自己的下面被一团温暖湿润的甬道包容,她下面像是有一张小嘴,牢牢地咬住了美味可口的大肉棒。
  
  “你动还是我动?”彭向明在她耳边柔声问道。
  
  “我……试试?”赵明芳没啥经验不假,但这并不代表她对这种标准的“骑乘式”一所知,都大三了谁还没见识过几部日本爱情动作片?
  
  “好啊!”彭向明捏了捏她的奶头表示赞许。
  
  起身……落下……起身……落下……
  
  别看赵明芳好像挺主动的,但其实也没几次男女之事的经验,动作也生涩的很,她双手撑在老板椅扶手上,小心翼翼地撑身体上下运动,不让插在体内的棒子掉出来。
  
  开始她运动的幅度很小,但是渐渐的就找到了诀窍,每次退出可以只把蘑菇头留在体内,然后就是“滋……”的一声吞到底,屁股重重落在彭向明的大腿上。
  
  彭向明腾出一只手来,伸到赵明芳的洞口处,去抚摸那颗硬起的小肉粒,这下更加速了她的溃败,几个回合下来她就没了力气,娇喘吁吁地停了下来。
  
  彭向明她把毛衣脱了,然后转过她的身体变成面对面,让她脚踩在老板椅上蹲在自己身上,接就开了高频的小马达。
  
  赵明芳感觉像是暴风雨中的小船,被一波波的风浪顶在潮水之巅,摇摇欲坠就是不翻。
  
  下面那个大鸡巴像是烧红了的铁棍,在她身体里毫不留情地横直撞,几乎要将她身体刺穿。
  
  “姐夫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弄死我吧……”
  
  “噗嗤噗嗤——”
  
  赵明芳香汗淋漓,像是一个勇敢的骑士,身受重创浑身颤抖,仍不肯放弃自己心爱的座驾。
  
  几百下重击,一下比一下更深。
  
  “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姐夫你别……别射到里面……”
  
  晚了!
  
  彭向明哪里还控制的住?十几股滚烫的子弹霎时出了枪口,重重地浇在她花心上。
  
  良久,两人紧紧搂在一起。
  
  那玩意射完以后稍稍软了一点,被两人紧密贴合的下身挤没有从洞里滑出来,但是蜜壶里注满的液体容不下了,不停地顺洞口向外流淌,把两人的屁股大腿都弄湿了。
  
  赵明芳赖在他怀里不想动,享受难得的温存,她能感觉到体内那根不安分的家伙又有了变化,也能感受洞内有液体在缓缓的流动。
  
  不急去清理,反正昨天买的“毓婷”还有几粒。
  
  到了晚饭的时候,三首歌的后期处理就算是底结束,虽然总共花了不少钱,但成果也让他相当满意——如果是自己唱,绝对到不了这个成色。
  
  出了门,打电话给赵建元。
  
  电话打通,这家伙刚接了齐元,两人居然跑去吃晚饭了。
  
  彭向明想了想,问清地址,叫上赵明芳,打了个出租车过去。
  
  就在音乐学院大门斜对过不远,俩人进去,一人要了碗刀削面,等面的工夫,吃点赵建元他们的剩菜,就听齐元乐滋滋的,说:“还记得我跟你说过那个音乐学院的大美女不?我们刚才又看见了,特漂亮!是不是赵总?”
  
  赵建元点头,“嗯,好看!”
  
  彭向明瞥他俩一眼,“比元儿还好看?”
  
  齐元笑,赵建元也笑,“说良心话,比她好看!”
  
  桌子底下,齐元似乎踢了一脚,但脸上就还是笑嘻嘻的,不以为意。
  
  啧……考虑到女人这种生物的肚量,能让一个足以被打到90分的美女,承认另外一个女孩比自己还漂亮,至少是不反驳这个观点,那可就真是漂亮了。
  
  于是彭向明问:“打听清楚是谁了吗?改天好带我也来看看呀!”
  
  俩人都摇头,齐元说:“不过都是音乐学院的,芳芳应该认识吧,回头芳芳你咱赵总打听一下。嗳,人家俩郎财女貌的,很般配哦,彭向明可别瞎惦记啊!”
  
  “切!”
  
  这个时候,赵明芳忽然说:“如果我没猜错,你们说的大概是周舜卿吧?”
  
  “哈?”大家都看她。
  
   她伸手比划,“一米七三到七四吧,一看就跟模特似的,短头发,眼睛特别漂亮,腿很长,喜欢穿一身黑……”
  
  “没错没错,就她!她叫周舜卿?哪三个字?”
  
  没等赵明芳说完,齐元就已经激动起来。
  
  赵明芳闻言抿嘴笑了笑,“学通俗的,就周公解那个周,尧舜禅让的那个舜,爱卿平身那个卿,今年刚大一!”
  
  齐元笑道:“呦,芳芳,大一新生资料都知道的这么详细呀?专门打听过?”
  
  赵明芳笑笑,“你说对了,我还真去打听过,这女孩是我见过的音乐学院最漂亮的女生了,打听她的又不止我一个,我又不是男的,有啥不好意思的?”
  
  齐元哈哈一笑,拍拍赵建元的肩膀,“赵总,有目标了,上吧!”
  
  赵建元嘿嘿一笑,“个头太高了点儿。女孩子超过一米七就算了吧,穿上高跟鞋比我还高,站一块儿别扭,我觉得一米六五到一米七之间,像元儿这的最合适。”
  
  “你瞧你瞧!他还挑人家!德性!”
  
  赵建元嘿嘿笑起来,倒是不反驳。
  
  刀削面很快就上来,大家西里呼噜一吃,赵建元买了单,目送赵明芳回了学校,赵建元他们三个这才上了车往回走。
  
  到了校门口,赵建元把俩人放下,自己油门一踩,走了。
  
  站在夜半人黑漆漆的校门口,齐元看他的车尾灯,说:“他真操蛋!”
  
  彭向明笑,“这有啥操蛋的!人家老赵才是活得通透,用他的话说,能花几千块钱就乐呵一下,何苦浪费时间浪费精力的谈什么感情。”
  
  “啧啧,你们这些渣男真是……”
  
  彭向明抬手,“嗳,嗳,别包括我,我嫖不起!”
  
  “要是嫖的起的话,你肯定也去是吗?”齐元眯起了眼睛。
  
  这话题不太好接,彭向明蹭蹭鼻子,“保不齐哪天想换换口味呢?老赵一直都说要带我去见识见识,我一直没拉下脸来。我还是比较……洁身自好的。”
  
      “呸!得了吧,就你还洁身自好呐,恶心!你俩都恶心!”
  
  …………
  
  陈宣已经睡熟了,郭大亮还在游戏里鏖战。
  
  鼠标清脆的咔咔连成了串。
  
  彭向明背身向里,墙,努力平抑自己激动的心情,想要赶紧入睡。
  
  但今天晚上终于大功告成,相对比较圆满地完成了第一阶段,让他的确是有些过于的激动,翻来覆去好一阵子都没睡。
  
  嗡……手机振动。
  
  “老公,我想你了。”是齐元发来的。
  
  “赶快睡觉,都快一点了。”彭向明语,想我你不早说,咱们不回寝室直接开房去。
  
  “我被剧组选中了,演蔡文姬。”
  
  “蔡文姬……三国啊?”
  
  “嗯……先别跟你家老娘们儿说,我就想到时候看看她不爽的子。”
  
  “你俩……至于嘛……”
  
  “我俩的事你别管,就算花更大的代价,只要能压住她也值了。”
  
  …………
  
  放下手机时,已经一点半了。
  
  “老郭你丫还睡不睡?一点半了!”
  
  “睡!睡!打完这一把!”
  
  彭向明奈回身,继续闭上眼睛。但一分钟没到,他又摸起手机,点亮屏幕进去,打开了微信,往下扒拉、扒拉、扒拉,定住。
  
  就是这学期刚开学不久那时候,柳米发了一句,“你今天这身衣服丑爆了!”
  
  自己没回。
  
  “我试镜三国剧组的结果出来了,何皇后,不知道几号,感觉也露不了几次脸,一共才给我四千,但想到你家那个红茶婊也来面试了,我就接了。要是她知道自己落选而我选上了,肯定气坏了。”
  
  这俩丫头,真让人头疼!
  
  看看,彭向明不知不觉就叹了口气。
  
  咔哒一声关了屏幕,塞枕头底下。
  
  “睡觉!”他心里说。
  
  …………
  
 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,他觉得脑子有点昏昏沉沉的,洗脸的时候照了照镜子,眼睛里好多红血丝。
  
  跑步的时候,又遇到媛媛跟小冰了。
  
  这次是他从后头追上去。
  
  毫悬念的超过,他还不忘装个逼,“你俩太慢啦!”
  
  人家压根儿不搭理他。
  
  等到了公,俯卧撑、单杠一连串做下来,他都完成了,坐联排椅上休息的时候,俩女孩才跑过来。
  
  三月底四月初的燕京城,气温蹿起来特别快,几天前还得穿外套呢,也就连几个好天儿,大太阳一晒,温度立马上去了,现在就算大早上起来跑步,也就是一件长袖T恤就可以了。
  
  俩女孩也都穿的T恤,尤其跑起来,说不出的花枝招摇。
  
  好看。
  
  “嗳,那天那个小美女呢?怎么就见那一回?”他又主动搭讪。
  
  小冰还是不理他,但媛媛很主动地过来坐下,笑回答,“你说娟子啊,她不爱过来,就我俩喜欢跑过来。”
  
  彭向明“哦”了一声,正想回话,小冰倒是忽然开口了,“娟子其实特别想来,就是害怕这里的一个大叔,说他色眯眯的。”
  
  一如既往的骄纵。
  
  彭向明张了张嘴,“啊?大叔?我是……我才比你们大几岁啊?我二十一,你们多大?我怎么就大叔了?”
  
  小冰扭头,不回答。
  
  媛媛就笑,大口喘气,说:“可我们就是喜欢叫你大叔啊!”
  
  彭向明张口结舌了好一阵子,说不出话来。
  
  他是真的没想到,自己在人家眼中居然已经成了大叔。
  
  拜托,二十出头好吗?大不了几岁好吗?
  
  媛媛一个劲儿的笑,到最后,连小冰都绷不住,笑了起来。
  
  似乎跟赢了一局似的。
  
  随后,不知道是不是一个“大叔”的怪异称呼打破了某种陌生感,又或者是最近这些天来总是相遇,也总是闲聊,安全感已经累积到了一定份上,总之,今天倒是难得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聊了起来。
  
  媛媛的全名叫陆媛媛,冀省人,家在离燕京不到二百里的一个县城,她爷爷会拉二胡、京胡这些乐器,是个老票友,媛媛从小爷爷带,喜欢戏,七岁就开始学,十二岁送到这边来,专攻青衣。
  
  小冰的名字则叫吴冰,浙省人,六岁学戏,九岁进浙省百花剧团,师从名家学习越剧和昆曲,一直到十三岁,她爸妈工作调动,必须要进京,再加上家里人其实不太支持她继续学戏,感觉很难学出来,就算学出来,现在戏剧的整体状也不太好,感觉并不是个太好的门路。
  
  她在百花剧团的几个老师几次登门,各种劝说,说小冰实在是个好苗子,人家老师愿意让她住到自己家里去,保证安全,她爸妈愣是不同意,最终带到北京来了,送进了一所普通的中学,然后就停了接近一年。
  
  后来老师到燕京来演出,特意去见她,之后还找了在燕京这边的朋友,再次登门劝说,再加上小冰自己也很喜欢,她爸妈才算是终于松口,最终由教她昆曲的那位老师的京剧大拿朋友作保,十四岁的时候,直接进了燕京戏曲学校,改学起京剧,现在专攻刀马旦。
  
  这么一聊,彭向明就恍然大悟了。
  
  此前他就一直觉得,小冰的口音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点的怪异。
  
  现在想来,可不就是那种南方人说普通话时的一丢丢口音嘛,只是不难听。
  
  但聊来聊去,他还是好奇,“你既然那么有天赋,老师们都那么看好,你爸妈为什么一直都那么坚持不想让你学戏?”
  
  本来聊得还算开心,可彭向明一问到这个,小冰居然一下子脸色就又难看起来,低头片刻,也不说话,起身走开了。
  
  彭向明完全不知道这个问题戳到哪儿了,媛媛也是一副欲语还休的子,到最后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,追上小冰,似乎在安慰什么。
  
  彭向明意之下讨了个没趣,过了一会儿,追上去道歉。
  
  “我不知道这……对不住,不该问的,以后也不问了。”
  
  吴冰倒是洒脱,扭头看过来,“其实也没什么的,我奶奶说,我长成这,将来就最好去做一些比较严肃的工作,比如当个老师,做个会计什么的。”
  
  彭向明有点懵,“为什么呀?”
  
  吴冰仰头,有点不高兴,还有点不服气,“我奶奶说,我这张脸,天生的命带桃花,在古时候,这叫姨太太脸。”
  
  彭向明愣了一下。
  
  吴冰又问:“大叔,你也觉得我这是姨太太脸吗?”
  
  “呃……”
  
  一时之间,彭向明还真是说不出话来,因为她这张脸……秋水为眸,远山做眉,面相倒是周正大气,绷起脸来,还有点冷冰冰的狠劲儿,但一笑起来,立刻就带了一股子说不出的妩媚勾魂。
  
  如果说媛媛是那种传统的大家闺秀的长相,生得甜美、端庄、秀气,那吴冰就真的是……说叫什么姨太太脸,估计是因为亲孙女,老太太已经是往好听了说了,这要真搁在古时候,这叫红颜祸水,或者叫……狐狸精。
  
  眼见彭向明一脸尴尬地说不出话来,吴冰的脸色明显变得更难看了。
  
  “看来你也……”
  
  “唉!”
  
  没等她把话说出口,彭向明倒是忽然叹了口气。
  
  顿了顿,他顺嘴瞎编,“你要这么一说的话,咱俩倒是同病相怜。人家说我这张脸搁古时候,叫‘祸乱春闺’!祸乱春闺不懂?就是大姑娘小媳妇一看就迷了,弄得人家都不安安生生过日子了那种。”
  
  两个女孩愣了片刻,忽然一起哈哈大笑起来。
  
  “大叔你真能吹牛!”